百乐门之浴火重生的少帅——张学良

月明星稀,灯光如练

何处寄足,高楼广寒

非敢作遨游之梦,吾爱此天上人间 

       1933年,百乐门开业时,时任国民政府的上海市市长吴铁城亲自出席开张典礼。之后,百乐门立即成为了上海最负盛名的豪华娱乐会所。不仅张学良等国民党高官经常光顾,宋美龄也经常在百乐门举行招待酒会,陈纳德、陈香梅的婚礼也在此举行,徐志摩、陆小曼更是常客,还有卓别林夫妇访问上海时慕名前来跳舞,百乐门同样也是黄金荣、杜月笙等大佬们经常聚会之地。它已经成为上海上层社会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  树大招风,花香引蝶,各界舞客,甚至社会名流都纷纷前来。少帅张学良1934年1月从意大利回国,住在莫利哀路2号(今香山路)。他本来就有花花公子之风,听说百乐门光鲜美艳,赶忙跑来跳舞,一来就喜欢上了百乐门,以后每次来上海必去百乐门。

 张作霖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张学良


       张学良同上海有不解之缘。自1928年“皇姑屯事件”使老帅张作霖一命归天后,“少帅”张学良执掌东北大权,当他羽翼渐丰,便向往起白山黑水外面的精彩世界。上海作为国民政府的经济、文化中心,源于其深受欧风美雨的熏陶,因而这一东方巴黎对崇尚享受的少帅而言,自有其非凡的吸引力。

在沪戒毒,饱受煎熬



       在张学良起伏的人生中,曾有过多次荒唐之举。他曾在军中染上抽鸦片,严重的影响了他的身心健康。后来,诸事不顺,他的毒瘾越来越大,胳膊上全是针眼,连老烟枪杜月笙见了都为之骇然。


      1931年“九一八事变”,张学良执行不抵抗政策,倍受国人苛责。热河沦陷后,张学良引咎辞职。于1933年3月来到上海下定决心戒“烟”,但是张学良毒瘾太大,彻底戒毒谈何容易?戒毒过程中张学良忍受了极大痛苦,大喊大叫,鼻涕眼泪流个不停。杜月笙和医生把张学良捆在床上,任他挣扎,一直到筋疲力尽。就这样,经过数月的时间,张学良终于戒去了毒瘾,精神振作地乘船出国。

钟情上海,购置公馆


       张学良在欧洲考察游览过程中,很欣赏欧洲各国人士敬畏自然,崇仰自然,喜欢住宅与绿化连成一体的习性。因此,他决定在他钟情的城市——上海挑选住宅。


      他要求:首先要求楼前有草坪,并对自己的侍卫副长官谭海说:“一位意大利友人告诉我,凡属文化先进的国家,一般都讲究居住环境和房前有无绿地。因为绿色植物可给人带来清新的氧气,有绿地的房舍也可以让人身体健康,少染疾病。”

  于是,谭海依着这一指示,向一家银行租借了高乃依路(皋兰路)1号,作为张学良、赵四小姐等来上海的别墅。入住之后,张学良决定购置。

情感曲折,难忘回忆


       新世纪张学良的回忆录出版后,一段穿越世纪的惊天情缘终于浮上水面,原来风流少帅张学良竟然与宋美龄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暧昧往事。


       张学良曾经对王书君说过“若不是当时已有太太,我会猛追宋美龄”。当年东北军打败孙传芳后,张学良来到上海。张与宋正值青春年少,一个少帅,一个大家闺秀,门当户对,张也对宋一见钟情,多次幽会。可惜当时张已婚,迫于家庭压力,只能压抑住爱情的冲动,与宋保持“知己”关系,一生未能忘怀。张学良“西安事变”后被软禁多年,蒋介石不杀张,就是源于宋对张的百般保护。张恢复自由身后也感叹“宋美龄活着一天,我也能活一天。”


       巧合的是,张学良、宋美龄后来在上海都喜欢前往百乐门舞厅,那里的缤纷热闹,估计会勾起他们对那段青春的甜蜜回忆。

    

张学良和宋美龄

于凤至、张学良 、赵一荻

1916年,奉父命和于凤至结婚,生有一女三男。

1964年7月4日,张学良与赵一荻正式结婚。



晚年时光,长禁于台


  1938年11月起被囚禁在贵州省修文县阳明洞。

  1941年5月张学良转囚贵阳市麒麟洞。

  1942年2月把张学良移往贵州省开阳县刘育乡囚禁。

1944年春天移贵州息烽县阳郎坝,冬天再到桐梓县天门洞小西湖。

1946年4月9日蒋介石在贵阳市黔灵公园会见张学良,不久之后,张学良被押 往重庆歌乐山戴公馆。

1946年10月被送到台湾。

1947年移住井上温泉(新竹县)。

       回首百年,张学良是改变中国历史进程的人物之一。本性最适合做一个声色犬马的公子哥儿,可现实偏要压他一肩的戎马战事和国恨家仇,更遇上“九一八事变”,不抵抗的罪名令他几乎成民族公敌。西安事变促成了抗日统一战线,他自己却从此被幽禁半个世纪,也因此赢得了世人的敬重。他无限感慨地说:“我的事业是到36岁,以后就没有了,从21岁到36岁,这就是我的生命。”国内虽然已经出版过很多有关张氏生平的书,但少见真正有份量有价值的。